师傅自感身体无法坚持

时间:2020-06-04 20:13 点击:102
念冰毕竟多年修炼魔法,精神力已经强大到了一定程度,咳嗽一声,以掩饰自己的尴尬,道:“姑娘,你好,我是来找华天前辈的,他在么?”少女上下打量了念冰几眼,有些疑惑的道:“你是什么人?找他干什么?”念冰听了少女的问话,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师傅,轻叹道:“我是奉我师傅的遗命而来,特地拜会华天前辈的。”少女依旧不相信念冰,追问道:“你师傅是谁?”念冰眉头微皱,道:“徒弟不应提师傅名讳,我师傅以前有个外号,名叫鬼厨。”听了鬼厨二字,少女惊啊一声,将门打开,从里面走了出来,念冰此时才能完全看清她的样子。她穿着一身蓝色的衣裤,除了头部以外,全身都在衣物的包裹之中,衣领很高,护住脖子,玲珑的身段凹凸有致,一双漂亮的蓝色大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,她那双眼睛的蓝与自己不同,自己是深邃的大海之蓝,而她则是澄澈的碧空之蓝,目光中没有半点杂质。念冰惊讶的发现,少女的身材极高,以自己超过普通人不少的身高,竟然只比她高小半个头而已,她那双修长的大腿在长裤笼罩之中,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。少女看出念冰在打量自己,俏脸上羞涩之意更盛,试探着问道:“你,你是查前辈的弟子么?你刚才说遗命,难道,难道查前辈已经……”念冰黯然颔首,道:“我师傅刚刚去世了,姑娘,华天前辈在么?”少女有些疑惑的看着念冰,道:“你说的华天前辈是我师傅,但是,我听我师傅说过,查前辈只有一名弟子,是个胖子,可是,你并不胖啊!而且我师傅说过,查前辈身体很好,怎么会轻易死了呢?”念冰看着少女认真的样子,因为查极之死而产生的悲伤竟然淡了几分,失笑道:“人有旦夕祸福,谁又能说自己肯定能活多久呢?怎么,你以为我是骗子么?上一次华天前辈见到我的时候我才只有十一岁,那已经是七年以前了,那时候胖,不代表长大以后一样要胖,我就是你口中的那个胖子没错。”少女眼中闪过一道冷光,坚持道:“除非你取出能够证明你身份的东西,否则,我不会让你见我师傅的。”念冰无奈的道:“记得上回来时,华天前辈好象还没有收徒弟,既然你要证明,那就看看这个吧。”一边说着,他伸手入怀,取出了当初由华天加工而成的晨露刀。少女看到晨露刀,眼中顿时光芒大放,一把将刀接过,轻轻的抚摩着那似乎是锈迹的刀鞘,感受着刀鞘内的阵阵寒意,喃喃的道:“没错,没错,就是它,就是它啊!晨露刀。”她的手移到刀柄处的宝石处,摸到那散发着冰凉气息的菱形宝石,她已经信了几分。念冰看着少女手中的宝刃,道:“我叫它冰雪女神的叹息。”少女一楞,道:“好美的名字,不过听起来有些凄凉,为什么要这么叫呢?”念冰微微一笑,道:“这个我不能告诉你,算是我自己的秘密吧。美丽的小姐,现在你可以带我去见华天前辈了吧。”少女点了点头,紧握晨露刀向里走去,“跟我来吧。”念冰跟随着少女走入水货铁器铺的院子,这里依旧像上次时那么空荡,那炉子在院子中央摆放着,旁边还有些其他的东西,看上去似乎是助燃之物。少女带着念冰向里面的房间走去,这次是白天,念冰更能清楚的看到那两间平房表面的破败,似乎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似的。少女走到房门口处突然停了下来,扭头看向念冰,道:“请进吧。”说完,她将门推开,冲念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念冰看着少女澄澈的蓝眸,不知道为什么,心中升起一丝强烈的信任,没有任何怀疑,大步走入了房间之内。“啊!”念冰惊呼一声,刚进入房间,他的脚步就停住了。房间中只有一扇窗户,天光透过窗户给着阴暗的房屋中带来几分明亮。念冰看到的,是在柜台上摆着的一块牌子,那分明是一块灵牌,上面写着:“恩师华天之灵位。”猛的转过身,念冰目光看向少女,“华天前辈死了?”少女眼圈内水影朦胧,“是的,两年前,师傅就已弃我而去。”念冰闭了下眼睛,心中的悲伤再次被调起,重新面对华天的牌位,走上前,双手垂于身体两旁,恭敬的向那灵位接连三鞠躬。“前辈,没想到当日一别,竟无再见之日,愿前辈在天之灵早些安息吧。我师傅也去了天堂,或许,您见到他时,还能让他为您做些美食。”少女一直在背后看着念冰,见他对华天如此尊重,心中不禁增加了几分好感,走到念冰身旁,道:“师傅的人虽已经去了,但他的精神还在。他永远都活在我心中。五年教导之恩,我永不敢忘,可惜,师傅连让我多侍奉他些时日的机会都没有给。”念冰深深一叹,“人总有一死,谁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寿命,华天前辈如此,我师傅也是如此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轮到我身上吧。”少女看着念冰眼中远与他年纪不符的深邃,蓝色的眼眸中闪过一道淡淡的红光,“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。”念冰从自己的思索中清醒过来,“啊!那是我施礼了,我叫念冰。姑娘,你呢?”少女喃喃的念叨着,“念冰,念冰,这个名字听起来回味很深,我叫凤女。”念冰赞道:“果然如人间彩凤,姑娘人如其名。真没想到,七年前第一次来此时,师傅和华天前辈还相互取笑。可如今一切却都变了,他们已经不在,却只剩下你与我。男女共处一室有些不妥,既然华天前辈已经去了,那我也告辞了。凤女姑娘,以后有缘再见吧。”凤女看着念冰从自己手中拿过晨露刀向外走去,她突然叫道:“等一下。”念冰回首看去,“凤女姑娘,还有什么事么?”凤女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红晕,幸好房间内光线并不充足,所以不容易发觉,“我,我只是想问你,这次来找我师傅,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念冰心想,凤女既然是华天的徒弟,说不定她也能帮上自己,想到这里,他从怀中取出正阳刀递了过去。“这柄刀姑娘应该也听华天前辈讲过,当初,这曾经是华天前辈最得意的作品。”凤女不用看,只是手一搭上刀柄,眼中顿时光芒大放,甚至比刚才拿着晨露刀时还要明亮几分,“正阳,是正阳刀么?”念冰点了点头,道:“正是正阳刀,师傅在临终之前,将他最心爱的伙伴传给我。我一直将它带在身上。这次我来找华天前辈,除了来看看他,还有一件事就是为了这正阳刀。正阳刀虽好,但与晨露刀始终有着差距,而这差距就是因为它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灵魂。火龙角虽然是稀世珍品,但它并没有火龙的灵魂存在,所以,我想给这柄正阳刀附着上一个灵魂,如果是那样,它一定能够成为不逊色于晨露的宝刀。”凤女目光灼灼的看着念冰,“你的意思是说,在你手上还有着一颗不次于那冰石的火属性宝石么?”念冰微微一笑,探手入怀,将火焰神之石掏了出来,那火焰形态的宝石散发着淡淡红光,它一出现,连房间内的空气似乎都变得有些躁动了。凤女惊呼一声,从念冰手中拿过火焰神之石,她的身体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,突然,一团火光从她身上骤然腾起,原本粉红色的长发瞬间变成了艳丽的正红色,连那蓝色的眼眸也渲染上一层淡淡的红芒,灼热的火气扑面而来,使念冰不得不竖起手中晨露刀,拇指轻挑,让晨露微微出鞘,青蓝色的光芒流转而出, 江苏11淡淡的寒意护在念冰身前, 广西11选5使他不至于被灼热的气流所伤。红光渐渐收敛, 广西十一选五凤女又恢复成常态, 广西11选5投注技巧复杂的光芒从眼中一闪而过,“好一块极品火石,如果将它镶嵌在正阳刀上,确实可以将刀的品质大大提升。师傅虽然不在了,但如果你信的过我,我愿意尝试着帮你将它镶嵌在正阳刀上。”看着凤女澄澈的目光,念冰心头莫名一跳,险些冲口答应,但是,他马上就冷静下来,因为先前的火光让他清晰的感觉到,面前这个美丽的女孩子绝不像她表面上这样简单。犹豫了一下,道:“凤女姑娘,我想知道华天前辈是怎么死的。你能告诉我么?”火焰神之石是他父亲留给他的,绝不能因为自己一时被美色所迷惑而出现任何问题。当初,正是为了这颗宝石,父亲才与家族闹翻,自己一定要小心行事。凤女深深的看了念冰一眼,“我今年十七岁,出生于朗木帝国,我的父母只是平民而已,那年,家乡发生了大瘟疫,夺去了他们的生命,从那以后,我只能流落于街头。五年前,我在乞讨中来到冰雪城,遇到了师傅,师傅说我是天生天火体质,就将我收录门下,将他一身所学尽授于我。五年前,师傅自感身体无法坚持,但他却并不愿意屈服于命运,于是,开炉练剑。当剑成之时,他以自身投入炉火之中,以自身灵魂注入剑内,成就了一柄绝世神剑。但是,他自己却尸骨无存,甚至连灰烬都没有留下。他没有死,因为,他的灵魂已经完全融入剑中。此剑以师傅的九离天火为引,以师傅为魂,所以,我将此剑取名为离天剑。它的材质你应该听查极前辈说过,与正阳刀相同,就是当初的火龙角。”一边说着,凤女将火焰神之石和正阳刀都递还给念冰,径自走入里间,念冰心中微动,凤女在阐述华天以身炼剑之时,眼眸深处那浓浓的悲伤是无法假装的,对她的身份不由得信了几分。一会儿的工夫,凤女从里间走了出来,双手捧着一柄长剑,剑鞘与正阳刀相似,也是朱红色的,上面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五爪火龙,火龙口中衔着一颗白色的珠子,散发着柔和的光芒,使整个剑鞘看上去异常华丽,剑柄呈罗纹状,尾部上镶嵌着一块玉石,白色的玉石。这种玉石念冰太熟悉了,正是与自己那天华牌相同的羊脂白玉啊!凤女看着念冰,道:“这就是师傅最后留下的离天剑,剑长三尺七寸,宽一寸半,刃长两尺八寸,柄九寸。”噌的一声轻响,龙吟般的声音响澈整个房间,剑出鞘,火红色的光芒弥漫而出,灼热的气息骤然散发,凤女手腕轻颤,离天剑顿时带出一片火红色的光幕。“好剑。”念冰脱口而出,看着那气息内敛的红色剑刃,他清晰的感觉到,这是一柄品质绝不在晨露之下的好剑。凤女微微一笑,看着剑刃,眼中充满了感情,“是的,它是一柄好剑,虽然没有极品宝石镶嵌,不像你的晨露可以当作魔法杖来使用,但是,它却有着师傅的魂魄,作为一名武者使用的长剑,它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。我想,现在我们应该没必要再彼此怀疑什么了吧。”念冰脸微微一红,道:“凤女姑娘,我不是要怀疑你什么,只是这块火焰石是我父亲留给我唯一的东西,所以,我不得不谨慎啊!”凤女眼中流露出柔和的光芒,“我并没有怪你,但现在我已经向你解释清楚了。作为一名铸造师,还有什么比亲手打造出一柄绝世神刃更幸福的事呢?请允许我帮你将正阳刀变得完美,吉林快3好么?雕刻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,在这段时间里,你可以带走我的离天,等雕刻完毕后,你再带着离天和火焰石来此,我想,真正镶嵌的时候还需要你的帮助。”念冰摇了摇头,道:“不,不用了,凤女,我能直接这么叫你么?正阳刀就留给你吧,我也不用带走离天剑。我师傅与华天前辈是好朋友,我希望我们也能成为朋友。我信你。”说着,他将正阳刀掉转,将刀柄向凤女递去。凤女微微一楞,手腕一翻,离天剑归鞘,接过正阳刀,当她握上那宽厚的刀柄时,她那白玉般纤细的手指无意中与念冰相碰,两人同时身体一震,同样没怎么接触过异性的他们,不禁脸上都多出了一片潮红。凤女低下头,看着正阳刀,“你为什么这么快就信我了?”念冰微微一笑,道:“因为我相信我自己的直觉。”真的是直觉么?或许有一部分是,但绝不是全部,念冰之所以快速的作出决定,因为他想通了一件事。就在凤女抽出离天剑的时候,她身上散发的斗气之强,似乎比当初的华天也差不了多少,凭借这种强度的斗气,在房间内如此狭小的空间中,如果想对自己不利,那绝对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。魔法师在进距离与武士抗衡,虽然自己可以瞬发一些低级魔法,但也绝不可能幸免。既然人家没有这么做,就已经证明了许多事,信任,正是由此而来。凤女笑了,似乎因为念冰对自己的信任很开心,“谢谢。我们已经是朋友了,不是么?雕刻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,一个月后,你带着火焰石再来这里,希望能有一柄新的神刃出现在我手中。如果你有事要远离的话,我雕刻好后会一直在这里等你,至少一、两年内我不会离开。”念冰道:“我也会在冰雪城中逗留一段时间,那就一个月后再见吧。我先走了。”凤女看着念冰,突然道:“吃了饭再走吧。我想,你一定还没吃呢吧。”念冰楞了一下,心中升起一丝异样,点了点头,道:“确实还没有吃。”查极的“去世”使他心中悲痛欲绝,虽然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,但一整天他都没有任何吃饭的心情,此时听凤女问起,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肚子空荡荡的,确实有些饿了。“那我就为姑娘做顿饭吧,也算是先谢过姑娘了。”凤女澄澈的眼眸一亮,“对啊!我怎么忘了,你是鬼厨的传人,做的饭一定很好吃,看来,这次我有口福了。你刚才不是已经直接叫我的名字了么?就不用再加那姑娘二字了。”她那雀跃的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先前沉稳的气息,就像一个小女孩儿似的。当念冰跟随凤女来到水货铁器铺的厨房时,他脸上只有苦笑,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再好的厨师,没有材料也是白费。这只有四、五平米的小厨房内,别说新鲜的蔬菜和肉食了,就连调料也只有盐而已。除了米以外,似乎没什么东西是能吃的。“凤女,你每天吃什么?怎么只有米?”念冰疑惑的问道。凤女低着头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我每天都喝粥啊!师傅在时也是这样。师傅说,粥是最好消化的。有的时候,我们也会买些菜,撕碎以后放在粥里煮,师傅说,那样营养就够了。菜我昨天吃完了,我现在去买吧。你需要什么?”“只喝粥?”念冰目瞪口呆的看着凤女,苦笑道:“你们的生活还真是简朴。不用去买了,我们先出去。”两人重新走到院子中,凤女看着念冰,不好意思的道:“本来想留你吃饭的,但我却忘记了没有菜,对不起。”念冰微笑摇头,心中升起一丝莫名的怜惜,“没关系,我有办法的。如果连这都克服不了,我也不配是鬼厨的弟子了。”一边说着,他目光四散,朝空中看去,很快,他就在墙头找到了自己的目标。眼中蓝光一闪,手腕向墙头轻指,两道蓝光电闪而没,顿时,正在墙头玩耍的两只鸽子被蓝光洞穿,掉了在院子内的地面上。凤女吃惊的看着念冰,“你也会武技么?干什么杀了那两只鸽子,它们多可怜啊!”念冰道:“我不会武技,那只不过是低级的冰系魔法冰箭术而已。人是杀不了,但杀个鸽子问题才不大。凤女,你要知道,在一名厨师眼中,只要是能吃的东西都是材料,你这里既然没材料,我也只好自己弄些了。”凤女不满的看着念冰,“没想到,你竟然是这么一个残忍的人。”念冰微微一笑,道:“我残忍么?那待会儿你不要吃就好了。”一边说着,他走到墙角处,将两只鸽子拎了起来,经过八年修炼,他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层次,先前发出的冰箭,直接将两只鸽子的头部打碎,并没有让它们多受到什么痛苦。拿着两只鸽子从凤女身旁走过,看着她有些呆滞的目光,念冰微笑道:“鸽子的营养价值非常丰富,有强身益肾之功效。你既然说我残忍,就不要看我怎么处理了。”说着,他直接走向厨房。“不,我要看。”凤女倔强的瞪了念冰一眼,跟着他一起进入了厨房。念冰取过一个盆,倒了些水,回到院子里,动作极快的将鸽子身上的毛全部去掉,再将其五脏取出,把鸽肉洗干净。看着面前血腥的场面,凤女连连皱眉,勉强坚持着留在念冰身旁继续观看着。念冰微微一笑,手腕一翻,从怀中取出晨露刀,魔法力在他精神力的指挥下,轻易的将盆中血水和五脏凝结成冰,将盆倒转轻磕,冰从盆中而出,念冰一手抓着两只洗好的鸽子,轻声吟唱道:“灼热之火,迸发你们内心的热情,爆发于天地之间,爆炎术。”一颗凝实的火球出现在他面前,念冰眼中精光一闪,直径达五寸的爆炎之球轰然而去,砰的一声,整块血冰完全消失了,除了一股淡淡的水汽流逝以外,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凤女呆呆的看着念冰,“你,你会两种魔法?冰与火,这怎么可能?”念冰微笑道:“世间本没有什么不可能的,只要敢想敢做,幻想就有可能成为现实。我和师傅学习厨艺的时候,也经常用这种方法来毁灭垃圾,怎么样,没给地上留下痕迹吧。冰与烈火,会化为水汽,我先前冻住那血水的时候,已经将里面的鸽子五脏与冰完全融合,在爆炎的轰击下,自然就会消失了。”爆炎,三阶魔法,需要中级魔法师的实力才能施展,爆炸力极强。拿着鸽子回到厨房之中,念冰抓住一条鸽子的腿,将其提了起来,凤女由于念冰对鸽子的残忍,对他的好印象此时已经降低了不少,靠在厨房门上,看着他到底要做什么。她惊讶的发现,左手抓着鸽子,念冰整个人仿佛变了,他站在那里,竟然如同磐石一般稳定,犀利的目光完全落在鸽子上,似乎在观察着什么?突然,他动了,凤女只看到一道青蓝色的光华飘然而出,光华闪烁间是如此绚丽,念冰的右手此时竟然如同幻影一般,不断的翻转闪烁,一条条几乎同样的肉丝不断在下方的案板上堆积,虽然看不清刀影,但是,凤女却吃惊的发现,在那青蓝色光华闪烁中,念冰手中的鸽子已经渐渐变成了一个骨架。前后不过几次眨眼的工夫,念冰就已经又换了一只鸽子,青蓝色的光华依旧在闪烁着,当两个骨架出现在案板上时,旁边已经多了一堆均匀的肉丝。念冰从怀中摸出一块白色的手帕,裹住刀身缓缓带过,晨露刀上霜雾流转,没有留下一丝痕迹。念冰微微一笑,走到灶台前,左手一指,一团火球撞击在柴和上,火焰燃烧而起,炉上的锅还算干净,两只鸽子的骨架直接扔入锅中,将一旁的清水注入,只是刚刚没过骨架他就停了下来。将锅盖盖好,微笑道:“原汤化原食,才能将营养完全吸收。”凤女目瞪口呆的看着念冰,喃喃的问道:“你真的不是学习武技的么?你的刀好快。”她很清楚,虽然自己修炼斗气,但手腕的速度绝对没有念冰那么快。念冰笑道:“我这刀法只能切菜切肉,而且只是单纯的刀而已,可不像你,修炼了华天前辈的九离斗气。可惜,我想专注于魔法的修炼,否则,有可能会向你讨教一些斗气的知识呢。你这里只有盐,所以我就不做炖鸽子了,简单做一个鸽肉饭给你吃吧。”一边说着,他从腰间摸出一个方形的小布囊,在案板上摊开,布囊里面是一个个小布袋,每一个布袋上都套着一样东西,大小粗细不同,最大的是一柄小刀,而最小的,则是一根长针。一共十余样,大多是针形物品。凤女好奇的道:“你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的?怎么像是行医的郎中。难道你还会针灸么?”念冰微微一笑,道:“针不只是可以针灸,用来做饭也是不错的。”一边说着,他从旁边那出一个盆,舀了些米,用清水简单的过了一遍,放在身旁,左手捏起一粒米,右手从布袋中拈出倒数第二细的针,针一入他手,针头处顿时变成了红色,散发着丝丝热气。手腕一振,那火系魔法烧红的针直接扎向左手捏起的生米粒,同时左手小指一挑,一根肉丝从针尾处的孔中穿过,竟然如同丝线一般,针从米的另一端而出,米粒竟然被肉丝穿好。紧接着,念冰的动作开始快了起来,一颗又一颗米粒不断的随针穿插,竟然在那一根肉丝上巧妙的穿成一串。神乎奇迹处另凤女眼中的惊讶越来越盛,这哪里是在做饭啊,分明就像是在做一件完美的工艺品。复杂的工程在念冰手中不断的施展着,双手如同幻影一般伸缩,没有一丝迟滞,没有一丝错漏。不过,即使以他的速度,所有肉丝完全穿上米粒时,也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。看着一排排的的米粒,念冰笑了,这种肉丝传米的技术,是他结合了魔法才完成的,没有灼热的火针,根本不可能将每一粒米都穿的如此均匀,米粒如同珠帘一般平放在案板上,念冰回过身,打开锅盖,由鸽骨熬成的汤在腾腾热气中散发出淡淡清香,从一旁拿过一个勺子,小心的将两具鸽骨从锅中挑出,看着那乳白色的汤汁,他微微犹豫了一下,这才转过身,喃喃的念叨了几句什么,淡淡的蓝光包裹住案板上的米粒,竟然将那些肉丝穿好的米冻成了一块,晨露刀出,轻轻一挑已经将冰冻成块的米挑了起来直接顺入锅中,在冰块上均匀的撒下一层薄盐,盖上锅盖,将晨露刀收回鞘中,转身朝早已经陷入呆滞中的凤女道:“好了,再煮大约小半个时辰,就可以吃了。鸽肉饭味道虽然不错,可惜就是比较浪费工夫,还要麻烦你再等一会儿。”凤女目光奇异的看着念冰,“你,你这是在做饭么?这要是普通厨师做,恐怕一天也做不完吧。”念冰失笑道:“一天?要是用一天的时间,鸽肉丝早就不能吃了。光是做的好看没有什么实际意义,等你品尝之后再下结论吧。”两人走出厨房,凤女先前那一丝不快在念冰神乎奇技般的厨艺中早已烟消云散,搬来两个木凳,两人就在院子中坐下,念冰显得有些疲倦,微眯着眼睛,看着院墙外那颗高大的古树,肉丝穿米,是需要完全精神集中的,一下做那么多,就像控制了一个大魔法似的。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为凤女做如此烦琐的鸽肉饭,听起来虽然简单,但越是这种简单的烹调,越能显示出厨师的技艺。

  昨日,浙江籍短跑名将谢震业更新了自己的社交平台动态,发文:“这周开始恢复训练,一些小练习分享”,他录制了一段自己训练的视频,并教大家位移练习技巧。

  [韩K联]足球推荐预测:仁川联vs大邱FC

,,黑龙江11选5投注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gzjinbo.com/3ws196oj85yn/25148.html
tag:师傅,自感,身体,无法,坚持,念冰,毕竟,多年,

发表评论 (102人查看0条评论)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昵称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Powered by 吉林快3@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